>

韩美林八十大展侧记,世界的美林

- 编辑:正规棋牌游戏平台 -

韩美林八十大展侧记,世界的美林

美林的世界 世界的美林

来源:北京晚报 2016-12-24 张逸良


  2016年12月21日正值“韩美林日”,由中国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国委员会、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中国国家博物馆联合主办的“美林的世界——韩美林八十大展”在中国国家博物馆拉开大幕。数千件作品,全面而系统呈现出韩美林自2011年国博艺术大展后的创作状态和面貌。

  丁酉年即将到来之际,韩美林不仅设计了《丁酉年》生肖邮票,还用这样一场盛大的展览,让观者走进异彩纷呈的“美林的世界”。

  上苍告诉我:韩美林你就是头牛,这辈子你就干活吧!

  《岩画牛》中,有这样一段有趣的题跋。

  短短一句话,也是韩美林这么多年来艺术创作的生动写照——六千平方米展厅,数千件作品,皆为2011年韩美林国博艺术大展之后的新作,涵盖绘画、书法、雕塑、铁艺、紫砂、织染等作品形式。更令人叹为观止的是展览中的“百鸡迎春”部分,一百张关于鸡题材的绘画,没有一张是重样的,也无重复、违和之感。这不禁让人想起很多人问韩美林的那句话:“还有什么是你没有做过的?在成百上千、形态各异的作品中,又还有什么是你没有创作过的呢?”韩美林自己透露的下一步计划是“油画和中国古文字大典”,不过更确切的回答还应当是“下一个”。

  因为确实没有人知道,韩美林会在下一分钟创作出怎样的作品,会不会有新的惊喜出现。

  “艺术大篷车”开了39年,看不完的风景,体验不完的生活,留下来的样稿足够画二百年——诚然,天赋对艺术家来说至关重要,但日后的勤奋与努力才是使韩美林能够在八十岁时像十八岁那样始终保持年轻心态、灵感不断涌现的原因。也正因如此,没有人为韩美林的创作贴上“跨界”的标签,对他来说,“材料已不是问题”,他早就打破不同艺术表达的种类界限,打通感官,形成“通感”。

  当艺术表达没有了边界,自然也就没有了国界,进而形成跨越时空的艺术力量。“美林的世界在威尼斯?韩美林全球巡展”在意大利威尼斯举办之时,众多外国观众流连于韩美林创造的艺术世界,领略着中国文化的独特魅力。这些带有鲜明历史和文化属性的中国符号,打破时间与空间的局限,传递着浓浓的中国声音,亦在更新着人们对“现代性”的认知混淆。所谓“现代”,并非是去和西方“对感觉”,找对感觉了就是现代,而应当是中国人自己有勇气、有创造性的成就,应当与活生生的生活相关,“美林的世界”便是如此,从中国出发、向世界延展,成为“世界的美林”。

  然而世界的视野,终究还要回归内心,心存善与美,传递善与美,才是“美林的世界”的主题与核心。

  真正的艺术家,要将美与善传递给每一个人,而非将心中个人情感中的嫉恨、愁苦与伤感“转嫁”给别人。黑暗岁月给予韩美林的印记,被他当作了另一个世界,忘记抑或厌恶,丝毫没有出现在他的作品中。无论是表现题材、形象和色彩,还是境界与情感,都是阳光,没有阴影,澄澈清纯。殊不知,善是另一种对抗,美是彻底的颠覆——当美将空间占据,恶就自然消失了,而那些往昔经历过的苦难,转而成为他个性艺术基因与底蕴的一部分,韩美林自己则说的更为直接:“我是个爷们儿,绝对不能在大家面前诉苦。只有一个人的心坏了,才会老想着让别人也接受你的苦。”

  正如冯骥才所说,研究韩美林是一个很大又很难的课题。韩美林之所以扔掉了一切人类文化史上的既定形态以及艺术史上既定的固定不变的艺术形式,其实是为了追求“另一种传统”。这种传统从何而来?他找到了两个方向——远古和民间,观者既能从韩美林的作品中看到岩画、古代铭文、古陶等远古物质文化的影子,也能看到年画、剪纸、泥塑等十分民间的元素。远古和民间两者具有共性:源头性,即人类文化的源头,远古是逝去的,民间是活着的;原发性,即溯源而上,它们都是由生命生发;非理性和情感化;此外还有那种不污染与少污染。正因如此,透过韩美林的作品,能够看到生命的本质,以及其真实存在。

  这一切,构成了“美林的世界”,其中充满着他对生命、对生活的炽烈情感,对人民、对民族的厚重热爱,对每片土地、每一个人的善意与爱。

  “80后”韩美林的“环球之旅”仍在继续……

一眼看到中国

韩美林八十大展侧记

来源:《人民日报》2017-01-15 徐红梅


即将过去的丙申年,作家冯骥才用了五个月的时间撰写韩美林口述史。岁末,随着这本书的首发,作为“韩美林全球巡展”第二站的“美林的世界·韩美林八十大展”在中国国家博物馆举办、“跨越时空的艺术力量”第四届韩美林艺术讲坛开讲,紧接着,由韩美林设计的丁酉年生肖特种邮票全国首发。在满布民族色彩又具现代审美意味的艺术创造里,观众看到了一个丰富而宽广的世界。

古老的现代

正如展览开幕式和艺术讲坛主持人白岩松所说,韩美林在艺术上结交的朋友,从来没有二道贩子——他要么直奔远古,要么直奔民间。那里是艺术的源头,自由、富有生命力又少污染。他自觉地绕过了、放下了学术禁锢,捡拾人类原始艺术的精粹,创研新的时代表达。这无疑是研究韩美林艺术的基点。

60余年的艺术生涯,韩美林广涉绘画、雕塑、工艺美术、民间艺术、设计、书法、古文字等领域。这一特点充分展现在6000平方米的国博展厅里——这里有“艺术大篷车”,通过“时间轴”展现着韩美林的艺术人生和探索实践;这里“草木皆宾”,过去鲜有展现的“椅子”系列、木雕以及蓝印花布等,生动体现着“平等、和谐”的自然观;这里有“百鸡迎春”,百张作品不重样,集中体现着韩美林不断翻新的艺术创造力,也在适逢春节的展期里传达着节日祝福和美好期许;这里有“泥土的光芒”,“美林壶”和“美林瓷”,让传统技艺与韩美林独特的造型观融为一体;这里有“展翅的凤凰”,韩美林从云南石寨山杖头的凤凰形象中汲取灵感,设计了国航航徽,又将长沙窑壁画鸟纹等创造性地运用到国航新机舱内饰的整体设计中,让古老的纹样升腾入云天;这里有“远古的呼唤”,“天书”“铁艺”“岩画”等作品,既是韩美林对远古的追溯,也是他“化古为今”的创造;这里“神遇而迹化”,“关公的传说”和“佛像”化身韩美林公共艺术新作,展现着他在传统雕塑与当代城市雕塑之间的思考;这里还有“和平守望”,相关主题的雕塑、书法、绘画等作品,体现着韩美林对和平的阐释……

这就是韩美林的艺术园地。他在这里实现着创造上的自由,而这自由建立在无限的包容和有选择的坚守之上,就像一株名木,一树繁花,根扎大地——近40年来,韩美林的“艺术大篷车”行走在祖国的大江南北,只为寻找民族文化艺术的“三江源”。在陕北的山洼洼里,他发现了中华民族的创作源,发现了艺术家们还未开垦的处女地;在宁夏贺兰山古老的岩画面前,他感受到先民的精神余温,找到了自己的艺术转折点。此后的20多年间他7次长途跋涉至贺兰山,他的艺术道路也因此拐了一个弯。他还在几十年间不断搜集古文字,那些被遗忘在历史角落中的文化遗产,蕴含在千变万化的字形中的人本感知精神,因为韩美林个性气质和创造活力的注入,幻化出画意天趣。

就这样,在通往远古的路上,韩美林不断捡拾沉淀在历史深处的文明碎片,并穿过漫漫的岁月屏障,感知先民对世界最原初的理解、想象与创造,最终以性灵化之,让远古遗音、民间遗趣,在富有装饰性的构成中,激荡出文明的回响。他希望促成传统的民族艺术完成现代意义的转型,更希望树立中国文化的尊严。他坚定地认为,跟着中国大地上的“陕北老奶奶”们是没错的。她们的后方是长城、黄河、长江、喜马拉雅山,那里屹立着千古不灭的龙门、云冈、贺兰山;黑山、沧源、石寨山;良渚、安阳、莫高窟……因此,韩美林对自己的定位是中国“陕北老奶奶”的接班人。

古老的现代,正是韩美林所致力的方向。这条民族艺术的现代化之路,被一种无论怎样夸张变形都难以抽离的民族精神牵引着。它绚丽多彩,却如白岩松所说,让人一眼就能看到中国。

生命的本色

作为韩美林的人生知己,大冯——冯骥才研究韩美林的兴趣与日俱增。相识30余年,他可谓是韩美林最新的艺术开拓、最重要的艺术活动的见证者,他对韩美林的研究兴趣首先在于“韩美林的心灵史以及其艺术世界深层的构成及内核”。

韩美林所有的艺术创作里都没有悲伤、没有纠葛、没有倾诉,有的只是明亮、蓬勃、充满动感的生命活力和激情。

他的每一个脚印似乎都印证着对美和爱的渴求。他曾从动物身上找到情感依托,独创具有毛茸茸效果的动物刷水画,传递出一种温情。曾经是他小友的狗、曾经与战士生死与共的战马,给了他太多生命的体验和创作的灵感,夸张变形、带有浪漫情感也极具视觉张力的动物题材贯穿他艺术生涯的始终;母爱是他眼中最伟大的爱,《母与子》成为他雕塑创作中的一个重要题材。如今,已有60余尊该题材的青铜雕塑,分布在各大美术馆和许多城市的公共空间里,讲述着人世间至真至纯的母子亲情;秦腔表演曾令他激动万分、陕北老奶奶的剪纸曾令他叹为观止,民间文化中由着性子的强烈的情感表达深深打动了他,从此他在创作上遇到苦闷就要到生活的最深处去寻找活着的情感、活着的艺术,从此他爱上了民间艺术中那最为刺激也最难运用的大红大绿的原色和对比色……

所有对客观对象的描摹,所对应的都是韩美林的心性,都是“最朴素、最本色的文化生命”。在美的创造里,他“拒绝已经精英化和个体化的任何审美语言”,一刻不停地翻新艺术、颠覆自己,在各个艺术领域中开疆拓土。他对自己实行“魔鬼训练”,他的“画本子”不计其数,作品构思、形象研究、设计草图、天书记录等无穷无尽的形象都在每一天的积累中奔涌。正如中央美术学院院长范迪安所评价的,韩美林通过跨越文化在发展过程中所形成的许多边界、许多领域,形成了一种在图像上打通边界的创造。他的脑子里有一个巨大的形象的图像库,并不断地在各种行走中观察吸收、记忆储存,再通过手变成各种形态的作品。通过观赏韩美林的作品,我们可以更好地思考在今天这样一个信息时代、一个更大的图像时代,怎样寻找创造的原动力。

有人问,还有没有韩美林没有做过的东西?白岩松回答:有,下一个。展览开幕式上,韩美林宣布:下面要给大家表演的是油画,再给大家贡献的是中国古文字大典。这就是我后半生向祖国的交代。

“良工造物,大匠诲人”。从世界文化的演变看中国文化的发展,再由此反观韩美林的艺术人生,或许能够获得更多文化启发。韩美林在对艺术原发的生命感和文明的初始性的追求中,挥写着如焰火般绚烂的生命本色,也实现着文化时空的跨越。

编辑:华山

本文由教育资讯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韩美林八十大展侧记,世界的美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