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演化增长视角下的新旧动能转换,循序渐进推动

- 编辑:正规棋牌游戏平台 -

演化增长视角下的新旧动能转换,循序渐进推动

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以来,经济增速变化、结构优化、动力转换的特点越来越明显,同时各地各行业经济走势日益分化。这表明,一方面,我国经济发展正在向更高水平跃升,经济增速相应地由高速转为中高速;另一方面,我国经济正在经历全方位的转型升级,这一过程非常艰巨复杂,不可能一蹴而就,必须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逐步深入推进。

当前,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推进新旧动能转换被视为促进经济结构转型和实体经济升级的重要途径。为了深入理解新旧动能转换的实质内涵,笔者从演化增长分析入手,对加快新旧动能转换提出以下认识和建议。

经济转型升级首先表现为技术进步形态的转型。经过多年快速工业化,我国已经形成了庞大的产能规模和齐全的产业门类,拥有其他国家难以比拟的产业配套能力、技术成果产业化能力和抗风险能力。但应看到,这种传统工业化主要采取的是低成本替代策略,以模仿创新的方式快速摘取产业技术“低垂的果实”,向各产业领域的开阔地推进。目前,面对产能过剩和市场饱和的局面,必须从模仿创新向自主创新转变,努力攀向各产业的制高点,拓展产业发展的新空间。这是产业技术变迁的一次巨大跨越,既要实现累积性技术进步,更要实现开拓性技术进步。特别是在当前新一轮产业革命蓄势待发、信息通信技术突飞猛进的背景下,我国有望在新技术领域实现跨越式发展,迈入世界先进行列。从这个意义上说,我国技术进步形态的转型具有双重含义:一是全面摘取产业技术“高悬的果实”,二是大力开拓高新技术产业的崭新领域。值得指出的是,这一过程对劳动力的数量和质量都将提出新的更高的要求,加上目前我国劳动人口正处于代际更迭中,需要着力加强职业技能培训,加强人力资本积累,同时妥善应对下岗分流人员再就业问题。

动能;转换;演化;视角;产业

企业家是经济转型升级的领军者和组织者。无论是技术进步形态转型还是劳动力结构转型,在很大程度上都受到企业家行为的引导。在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过程中,企业家发挥了积极有效、不可替代的作用。但也应看到,很多企业家更注重技术模仿和产能扩张,存在急于求成心理。一些企业稍有盈余就倾向于搞“资本运营”,一些企业家过快转向从事投资活动,也有一些企业家将获取政策优惠和财政补贴作为快速获利的方式。更好推动经济转型升级,必须通过深化改革完善体制机制,鼓励企业家将更多资源要素投入创新创业活动,把精力主要放在技术进步、质量提升和发展实体经济上。

当前,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推进新旧动能转换被视为促进经济结构转型和实体经济升级的重要途径。根据今年上半年的统计数据,新旧动能转换正在稳妥推进,经济结构得到一定的优化和改善,我国经济呈现稳中向好的发展态势。例如,前四个月中,工业结构得到优化(高技术产业和装备制造业的增加值同比分别增加了13.1%和11.5%,增长幅度要高于规模以上工业增速6.4和4.8个百分点)、投资结构得到优化(固定资产投资中高技术产业的投资增长22.6%,高于固定资产投资增速13.7个百分点)、新动能持续发展壮大(工业机器人的产量同比增长了51.7%、太阳能电池增长18.2%、全国网上商品和服务的零售额同比增长了32%)。但是,经济增长对基础设施投资和房地产投资还具有较强的依赖(两者增速分别为23.3%和9.3%),制造业投资依旧较为乏力(增速仅为4.9%,占固定资产投资比重31.4%),扩大经济稳中向好的态势,需要继续加大力度推动新旧动能转换,增强持续的动力机制支撑。为了深入理解新旧动能转换的实质内涵,笔者从演化增长分析入手,对加快新旧动能转换提出以下认识和建议。

在经济转型升级中,政府在体制机制改革和政策制定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过去,一些地方政府对微观经济运行干预过多过细,如直接安排投资项目、实行特殊优惠政策、提供差异性补贴等。其本意是为了缩短市场调节的时滞、减少市场失灵,但也容易给市场主体发出错误信号,甚至破坏正常的激励机制。同时还使一些市场主体对政府产生依赖,希望政府能“指条道、帮一把”“扶上马、送一程”。有鉴于此,推动经济转型升级,应在充分发挥市场配置资源决定性作用的同时,加快政府职能转变,特别是着力为企业自主创新提供良好的制度和政策环境。应通过合理的制度和政策安排,形成更加有效的激励机制,让真正的自主创新行为获得合理回报。当前,应最大限度减少自主创新活动的制度成本,充分调动企业自主创新的积极性。

其一,新旧动能转换意在推动经济实现有进化的增长。在演化增长视角下,经济有进化的增长不仅涉及要素和产出数量的变化,还涉及它们质量的提升,以及技术、制度、需求和经济结构的变化,从而引起生产模式、交易模式和消费模式等资源配置模式的变化,最终表现为经济体能够有效提升供给能力,以满足人们各种不断变化的需求。新旧动能转换是经济增长动力机制的转换,既包含新动能的“无中生有”,也包含传统动能的“有中出新”,是新技术、新业态、新模式和新产业持续涌现以及传统产业的凤凰涅槃、浴火重生的过程。在新旧动能转换期间,新动能对旧动能不是创造性的破坏,它为旧动能的提升和转换留有时间和空间,同时,旧动能的提升也为新动能的发展提供基础支撑。

经济转型升级是一次全面而深刻的变革,其过程是循序渐进的,欲速则不达。只有在稳增长、稳金融、稳预期的前提下,深化体制机制改革,激发市场活力,深耕实业、久久为功,才能推动经济向中高端水平稳步迈进。(金碚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区域经济学会会长)

中国经济目前正处于从传统的要素投资驱动转向创新驱动的爬坡过程,新旧动能转换是承上启下的关键步骤。对此,在战略上必须保持足够定力,将新旧动能转换视为长期复杂的系统工程,切忌将其视为一项短期内可以一蹴而就的任务。在战术上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使有为政府和有效市场协同发力,做好相应的基础配套,激发市场主体活力。

其二,实现产业内和产业间的协同升级,确保新旧动能接续转换。借助物联网和云技术,整合打通供应链,全面降低供应链中企业间的交易成本。交易成本的下降能够提升产业链中的专业化分工水平和效率,拓宽加深产业链,促进产业迈向价值链的中高端。供应链、产业链和价值链融合提升是推动产业转型升级的重要途径,也是加快新旧动能转换的重要驱动力。产业内转型升级涉及企业家、企业和企业间多主体和多层级的复杂互动和演化,通过三链融合提升,促进产业内要素、技术、制度、组织和产品等结构升级,促使产业在全球价值链位置中的攀升,提升产业内主要企业的外部控制权、谈判和议价能力。产业间转型升级主要包括原有各产业比重的调整和变化,以及新产业的兴起和发展。这一过程既要遵循要素禀赋比较优势,也要重视学习效应,加快将潜在比较优势显性化和产业化,基于产业关联度寻找合理的产业间转型升级路径,稳步推动产业从劳动力密集型向资本密集型和技术密集型转型,同时必须抓住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机遇,对一些新材料、新能源、物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兴产业,通过创新驱动,实现弯道超车,不断累积先发优势。

产业内转型升级是产业间转型升级的重要驱动力,产业间转型升级累积的新动能通过产业融合进一步推动产业内转型升级,两者的协同升级可以确保新旧动能的接续转换,共同推动经济体转型升级。

其三,借助互联网推动传统产业转型升级,为旧动能注入新活力。许多传统产业目前都面临着产能过剩和有效供给不足的矛盾,产品多样性、独特性和复杂性不强,而且变化缓慢。互联网、大数据和云计算为解决这一难题提供了千载难逢的机遇。通过将互联网深度运用于工业生产中,加快工业化、信息化与智能化的深度融合,企业可以借助“顾客直接面对制造商”的电商平台,快捷、高效地获取广泛分散的个性化需求信息,运用大数据和云技术对这些海量个性化需求数据进行计算和处理,使之成为驱动生产的数据,并对企业内部的生产和组织流程进行再造,提高企业柔性和智能化制造水平,促使企业能够在生产数据的驱动下大规模和高效率地生产个性化产品。

中国已成功将互联网运用到商业领域,实现弯道超车,催生以阿里巴巴为代表的世界一流电商平台。如果能够有效实施互联网工业,使传统产业有效提高劳动生产率,为旧动能增加新活力,制造业也能够借助互联网与工业的深度融合实现弯道超车,甚至创造出世界级的C2M互联网工业平台,快速推动传统产业的转型升级。

其四,完善产权保护制度,为新动能的加速发展提供有效激励机制。新动能涉及到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和新模式等,主要依靠创新驱动。新动能的发展方向、路径和机制充满奈特意义上的根本不确定性,这意味着大量涉及新动能的合约是不完全的,存在潜在的交易成本和风险,这会降低市场主体对新动能进行专用性投资的激励,损害新动能的投资激励和交易效率。较之于传统动能,新动能的成长更需要体制机制的保障,以提高投资激励和交易效率。政府需要在破解制约新动能成长的体制机制障碍上出实招、新招和硬招,除了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以及探索包容创新的审慎监管制度,还需要进一步完善产权保护制度,降低市场主体的不安全感,尤其是要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提升创新激励。

(作者:黄凯南,系山东大学经济研究院副院长、县域发展研究院院长)

本文由社会时事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演化增长视角下的新旧动能转换,循序渐进推动